1. <small id="quyvt"></small>

          所在位置:佳釀網 > 酒業公司 >

          蘭州黃河這些年

          2019-03-05 08:02  中國酒業新聞  佳釀網  字號:【】【】【】  參與評論  閱讀:

          昔日西北王,而今平陽虎。

          “封王封神”的蘭州黃河,現在一地雞毛。

          2019年年初,蘭州黃河曾發布2018年業績預告,預計虧損6500-7000萬元,業績同比下降超過500%。上年同期凈利潤為1623.60萬元,業績盈轉虧。

          業績慘烈,卻也似乎是預料之內。

          半生沉浮,就不得不先說說蘭州黃河曾經的輝煌。

          成立于1993年12月的蘭州黃河,主營啤酒、麥芽、飲料的生產、加工與銷售,其推出的“黃河”、“青海湖”系列啤酒和“黃河”麥芽等產品暢銷西北,很快在區域扎根,大展拳腳。

          漂亮的業績一點點擦亮了“西北王”的光環。

          4年后,蘭州黃河的營業收入已經達到3.6億元,同比增幅25.34%;凈利潤為2710.26萬元,同比增幅31.95%。

          6年后,蘭州黃河已登陸A股,成為國內第二家啤酒上市公司。

          就啤酒行業來說,蘭州黃河自有其優勢。

          一方面,蘭州黃河區域優勢明顯。其所生產的黃河啤酒在甘肅市場占有率高達75%,擁有西北市場三分之一的份額,且足夠牢固。

          另一方面,蘭州黃河與嘉士伯合作,背靠大樹。蘭州黃河旗下的啤酒業務,主要由青海黃河嘉釀、蘭州黃河嘉釀、酒泉西部啤酒、天水黃河嘉釀4家子公司完成。其中,青海黃河嘉釀由嘉士伯和蘭州黃河分別持股50%和33.33%,其他3家子公司由嘉士伯和蘭州黃河各持股50%。

          在日漸壟斷集中的中國啤酒格局中,嘉士伯加碼蘭州黃河,占盡西北市場,在攻城略地的啤酒混戰中,形成了獨立于巨頭之外的獨立王國。

          眼看蘭州黃河迎來走出西北,滲入全國市場的最佳契機,事變之來,急轉直下,一經上市,隨即“閃了腰”。

          數據觸目驚心。

          1999年,蘭州黃河凈利潤下滑幅度46%;到了2000年,下滑幅度已經達到88%;上市第三年,也就是2001年,蘭州黃河開始陷入虧損,同比降幅高達7359.83%,虧損1.53億元;2002年,蘭州黃河通過一番資產倒騰扭虧,但第二年再度虧損,虧損金額為1564.19萬。

          隨后的6年,蘭州黃河年度盈利徘徊在800萬-3100萬元之間。直到2018年業績預告披露預計虧損6500-7000萬元,意料之中。

          這種情形,連旁觀者都感到焦慮。但蘭州黃河,似乎另辟蹊徑,自有“出路”。“出路”來自炒股的“天賦”。

          (圖片來源網絡,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)

          2010年,蘭州黃河便著手制定了《蘭州黃河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證券投資內控制度》,并投身股市,當年重倉深發展A、中國聯通、華泰證券和中信證券等,斥資數億元,投資獲利1.09億元。

          啤酒界的“股神”自此聲名鵲起。

          2010年-2017年,蘭州黃河證券投資總收益為2.44億元,而同期公司扣非凈利潤總額為7070.54萬元,投資總收益為扣非凈利潤總額的3.5倍。

          炒股8年,賺了2.44億,得來全不費功夫,也難怪啤酒業務虧損無人在意。比中短期啤酒業務虧損更讓人擔憂的,是蘭州黃河并沒有真的找到痛點,還沉浸在“被啤酒耽誤的炒股大師”的光環下。

          要知道,一旦你嘗試過割韭菜的快感,就再也不能回去專心賣啤酒了。

          不到黃河心不死。蘭州黃河依舊將“求生欲”寄托于股市神話帶來逆轉。資本市場從來沒有穩賺不賠的神話。同時,本身作為一家上市公司,資本市場對外亂未平、內憂不斷的蘭州黃河也已經漸漸失去了信心。

          啤酒專家方剛在早前的采訪中就曾坦言,“作為啤酒業的小區域品牌,蘭州黃河股東官司不斷,已經沒有機會再走出甘肅了。啤酒行業強者通吃,現有競爭格局已經形成,蘭州黃河擴張的窗口已經關閉。”

          企業前行的路,總會走到發展多元化的十字路口,遇到轉型的契機,亦或行業洗牌的挑戰,甚至是不得不做出的舍棄與抉擇,有人做加法,有人做減法。但主業根基維穩,舍本逐末者,或本末倒置者,多半危機四伏。

            關鍵詞:國產啤酒 蘭州黃河  來源:華夏酒報  劉玉婷
            商業信息
            11选5每天赚200元不难